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免费彩金 > 正文

121、阿酌,让开!(一更)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11

  华酌的耳边回荡的是于若若刚刚那个问题。

  意外吗?

  不意外。

  她抬起头,狭长深邃的桃花眸淡淡的注视着眼前一脸趾高气昂的女人,在对方得意洋洋的深情下,她扯了扯嘴角道,“说实话,不意外。”

  “呵。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还嘴硬?华酌,你真是让我感觉大吃一惊啊。”

  于若若自认为自己的演技是相当好的。而且从头到尾她根本没有露出半点破绽。对于这一点,于若若也是相当自信的。

  不过,在华酌看来,于若若显然有些自信过头了。

  “不,你才让我刮目相看。”说着,华酌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故意传出宫家闹鬼的消息,然后又把我们带到这里来,这出戏策划的不错。”

  华酌说着话的确是带着几分赞美的语气的。

  毕竟和当初相比,于若若确实聪明了不少。不过,她到底还比不上比不过他们这些在阴谋诡计中浸淫了许久的人。

  “不过,你也太小看我们了。”

  华酌站在靳景澜的身边,抱着双臂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眼底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嘲讽。

  这话真不是华酌为了故意气于若若而说的。

  是事实。

  “听你这意思,似乎很早之前就发现了我不是你这边的人?”

  对于华酌的话,于若若显然是不相信的。在她的眼中,自己和宫羽的这出戏设计的天衣无缝,华酌怎么可能提前发现?

  这根本就不现实。

  因此,即便她是这么问华酌的,但是现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出来于若若眼底浮满了对华酌的蔑视和嫌弃。

  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看,华酌也没有丝毫在意。她只是点点头,颇为漫不经心的道,“我承认,你们的计谋确实不错。等到我给宫译打电话才告诉我他失踪,等到我提起要来这里看看才将我们带了过来。”

  “但是,实在不好意思,虽然你们引以为傲的狼人身份的确可以帮到你们很多,但是在我们这里行不通。”

  华酌可没有漏掉昨天晚上他们一群人在屋子里讨论的时候听到的声音。

  不用怀疑,那就是于若若在偷听。

  于若若身为狼人,虽然很多时候都要比一般的人类厉害一些,能够更加完美的隐藏自己的行踪。但是华酌和靳景澜却是血族。

  他们拥有更加敏锐的听觉。

  “最关键的一点,我们了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这个地方没有信号。”华酌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之人道。

  “华酌啊华酌,我果真是小看你了。”

  于若若在听完华酌的一番话之后,嘴角的笑容越来越阴冷。

  她倒是没想到,华酌竟然还会注意到这种小细节——

  当初她是在狼人一族的领地接起华酌的电话的。但是现在华酌站在狼人族的领地中却发现根本没信号。

  这说明什么?

  无非就是有人故意把信号给屏蔽了。

  “但是,你既然知道这里危险还敢过来?看不出来你对宫译这么好。”于若若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划过站在华酌身边的靳景澜,然后落在了被铁链死死禁锢着的宫译身上。

  愣谁都听得出来这话之中带着的浓浓的嘲讽气息。

  “于若若,你够了!”

  “啧,宫译,你着急什么?”听到宫译那有气无力的嗓音,于若若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我这不是替你感到开心吗?毕竟你的一腔爱意也没有白费啊。”

  “贱人,你给我闭嘴!”

  男人那一双几近血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于若若,若是眼神都杀人,于若若早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宫译此刻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诚如于若若所说,这个时候他本应该高兴地。但是——

  一想到华酌因为他而陷入困难,宫译只想狠狠地打自己一顿。

  他动作缓慢的转头看去,盯着华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好半晌之后,他才艰难得扯动了一下嘴角,然后道,“顾灼华,你们为什么要过来?我宁愿你的心里没有我这个人。”

  闻言,华酌的眉顿时便皱了起来。

  “宫译……”

  华酌的两个字刚刚落下,只见原本站在一处的于若若和宫羽两人动了。

  两人看着华酌和靳景澜,身上猛地爆发出一阵白光。

  几秒钟之后,白光渐渐消散,出现在华酌和靳景澜面前的便成了两头狼。

  真正的狼!

  所有的狼人在从人形变回到兽形之后,力气和速度都会有所增加。因此也可以说是兽形是他们最强大的一个形态。

  华酌和靳景澜对视一眼,前者冷着眸道,“你对付宫羽。”

  “好。”

  听到靳景澜的回答,华酌这才将目光放在了于若若的身上。

  于若若和宫羽两人化成兽形之后,其实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前者浑身雪白,身材比较娇小。后者浑身漆黑的毛,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渗人。

  华酌从裤腿和鞋子的交界处扯出一把匕首。

  锋利的匕首此刻还泛着点点银光。

  于若若见状,立刻便张大嘴巴朝着华酌嘶吼了一声,四条腿使劲儿,立刻便向前一跃而起!

  在这样的场合下,华酌自然是不敢有半点大意。

  在那白狼的四只爪子即将扣在她脸上的时候,华酌的身子利落的一个转身,与此同时握着匕首的手快速的在那白狼的身上一划而过!

  一条血痕顿时出现!

  白狼‘嘭——’的一声砸在地上。四条有力的腿在地上微微一挪,原本被对着华酌的身子再一次恢复成了面对面。

  于若若低头舔了舔正在流血的前腿,感受着口中的血腥味,突然朝着华酌嗤了一声,“华酌,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吗?那就看你本事了。”

  对于于若若放下的狠话,华酌的面上根本没有半点紧张或者害怕的神色,她只是浅笑靥靥的看着对方。

  然而此刻也只有和华酌亲近的人才知道她的眼底藏着多深的冷意。

  华酌伸出手指,纤细白皙的手指忽然对着白狼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于若若怎么可能忍受的了自己一直看不惯的女人如此嚣张狂妄,几乎想也没想便撒开四条腿再一次朝着华酌奔了过去。

  但是这一次,华酌却没有躲开。

  只见那白狼一跃而起,正要嘶吼着落在华酌的面前之时,后者却忽然上前一步,然后一弯腰,身子往后一摆!

  华酌下腰的本事还是相当不错的。

  而且解剖动物这一招也相当的有天赋。

  在于若若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之后,立马身子一扭——

  但是华酌根本没有给对方这个机会。

  少年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捅进了白狼的肚子,然后手腕用力,狠狠的拉到了底!

  一分钟之后,华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得一干二净。

  白色的手帕也因此而带上了深色。

  华酌看也没看,直接将手帕随后一扔,手帕落在了地上的白狼尸体上。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