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开户彩金 > 正文

付秀莹丨青山不碍白云飞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3-29

文学副刊评论区留言,将综合留言质量和热度,每月评选2位读者,分别赠送名家作品集2册。

阅读是一种心灵的享受。一起阅读,让文学温润的光照亮心灵。

付秀莹丨青山不碍白云飞

付秀莹丨青山不碍白云飞

青山不碍白云飞

文/付秀莹

 

都市待久了,再恬淡的人,也不免染上些许的戾气。倘若叫做剑气,便是称赞的意思了。戾气抑或剑气,都难免有或多或少的兵气。兵气销为日月光。这是诗人的心愿。想来也是凡夫俗妇的心愿。都市米贵,居之不易,更何况,世俗的流矢纷纷落落,怕是只有志在林泉之间的隐士,才有可能得大自在吧。有时候,一面在滚滚红尘里苟且偷生,一面不免生出几分不着边际的幻想。什么样的人生值得一过?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按照自己的内心生活?

不期然地,这一个五月,在贵州,梵净山麓,仿佛一个隐喻,把我对生活的幻想忽然唤醒了。这世上,竟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好山好水,教人直想把名缰利锁,把万丈红尘,都随手抛了,在这山水里一生游荡,直至终老。

付秀莹丨青山不碍白云飞

从贵阳到印江,一路上,惊呼,赞叹,后来,渐渐地,便只有沉默了。面对着这样的山水,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似乎,任何语言,都是无味的,虚空的,缺少丰富而准确的所指。在这里,语言失去了修辞的作用,成为情感的赘物。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在这长久的沉默中,对于生命的回顾和自省,对于内心的询问和打量,都化作审美的思索的碎片,在山水间自由游弋,随意栖落。

汽车在山间行驶。青峰壁立,山路如一条饱蘸了魔法之水的绳子,从不可知的远方垂落下来,蜿蜒,曲折,是吸引,也是诱惑。车窗外,随意一瞥,便是一幅绝美的山水大画。信手拈来,便是唐诗宋词里的经典段落。五月的山,是绿色的。这是大西南的绿色。没有北方的苍莽,也不似江南的清隽,这一种绿,柔软,鲜美,是绿的烟云,绿的雾霭,在黔东大地上,绿成缠绕的润泽的画意。

这么多年了,难得见到真正的雾。在北京,多的是霾。雾,早已经成为童年时代的乡村记忆,在所有路的尽头,在乡愁的最深处,聚了,又散了。那些清新的早晨,刚从梦中醒来的懵懂的村庄,晨曦中静静延展的河堤,大河套里饱满绚烂的果园,在透明的雾中渐渐浮现。青草,庄稼地,鸟鸣,露水,炊烟,它们是雾中的美好事物,是乡村的注脚,是故园的题词。这一个五月,在黔东大地,这些温暖而又忧伤的往事,像雾一样,慢慢浮上心头,笼罩了我的心绪。仿佛,时空在瞬间发生转换,而眼前的满山烟云,在五月的葳蕤的绿中,宛若一桩缥缈的心事,说也说不得。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飘起了细雨。丝丝缕缕,融入这无边的绿的烟霭中。山上的绿意更见清明了。幽幽的,润润的,仿佛只要伸出手去,轻轻一掬,便把这五月握在掌心了。山是绿的,水是绿的,雨丝也是绿的。衣衫飘曳,一不小心,便被染绿了。这纷飞的雨丝,落在山水之间,落在人的心里,把凡俗的铅华慢慢洗净,把世间的灰尘慢慢清理。这么多年了,在尘世间踉踉跄跄地行走,究竟有多少飞尘,蒙住了我们天真的初心?窗外,有民居一掠而过,粉墙黑瓦,素朴的,家常的,散落在山水之间,那么的妥帖,安定。教人不免想起,与山水晨昏相对的,妥帖的安定的生活。偶尔,有山民负着背篓走过,一脸的淡然笃定。世事如烟。永世中绵长的日常,日常中片刻的永恒,便是如此吧。

在印江,早晨起来,到江边散步。江水清澈,缓缓地流淌。两岸的树木和房屋,在水中投下颤巍巍的倒影。小木桥上,有早起的人走动。新的一天自然降临,人们并不感觉诧异。坦然,自在,悠闲,从容,是慢生活的典型样式。这个时候,一朵正在静静开放的花,一张缀满露水的蛛网,一片被风吹落的依然青翠的叶子,一根鸟飞行时偶尔遗落的羽毛,都在这慢生活中慢慢凸显,呈现出它们原初的真实的面目。是不是,只有慢下来,才能够更真切地凝视,更体贴地触摸,才能够把感觉的触须,更深入地探入事物的内部,看见原来没有看见的,听见原来没有听见的?这个时候,心是澄澈的,可以看见世界的倒影。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在念中,亦都不在念中。

付秀莹丨青山不碍白云飞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